各路人才拥入直播行业“网红脸”主播越来越不受欢迎

直播电商经过3年的高速发展,到今年已进入精细化、专业化的发展阶段。各地纷纷出台政策扶持直播产业,众多行业企业下场直播带货的同时,也吸引着越来越多人求职直播带货岗位。

在各路人才拥入直播行业的同时,企业、MCN机构却依然感觉优质电商主播缺乏,千篇一律的“网红脸”主播越来越不受欢迎,在主播招聘时也开始对经验、学历等硬件有了更高要求。

7月28日、8月4日,郑州连续举办两场青年人才综合招聘会,共计提供1.46万余个岗位。在招聘会现场,招聘带货主播的公司不少。比如郑州一家文化传播公司一次性就招聘主播50人,要求应聘者擅长交流沟通、乐观开朗活泼;还有部分商贸公司招聘家居、零食、美妆等品类的带货主播。主播岗位开出的月薪都非常诱人,基本都在6000到12000元,年薪最高甚至可达60万元。

此前,前程无忧发布《618电商领域从业观察2022》(以下简称《报告》)也显示,主播(助理)、网红、达人方向人才需求今年依旧增长迅速,从2020年开始这类人才招聘已经连续3年上升。

上述《报告》调查显示,招聘直播人才企业中,从事直播、短视频的员工数量占比在10%以下的企业占38.61%,10%至20%的占32.67%,20%至30%的占12.87%,超过30%的占15.84%。

不过,视频主播、直播运营两大岗位占比仍旧排在前两位,且持续提升。其中,视频主播/艺人岗位占比最大,占行业岗位总数约八成。

智联招聘和淘榜单共同发布数据显示,主播岗位的求职者是名副其实的“后浪”,低龄化趋势明显。2021年底数据显示,直播行业求职者年龄在16岁至24岁的占比达到44.36%,与25岁至34岁的求职者比例基本相当。

郑州一家MCN公司负责人告诉大河报·大河财立方记者,现在应聘主播岗位人员来源很多,有应届的大学毕业生、待业女青年、舞蹈工作室老师、模特礼仪、宝妈等,但很多人没有直播的经验,只是觉得自己会沟通、颜值高,就想进入主播行业。

“前两年招聘主播确实几乎都是‘经验不限’‘学历不限’,但现在这种情况有所改变。”上述MCN公司人士说。随着直播行业的职业化,很多公司发现,直播并不是长得好看就能实现带货。因此越来越多的公司倾向招聘有一定经验的主播,减少从零开始的试错成本。

从智联招聘数据也能看出,直播类岗位“经验不限”“学历不限”今年以来占比降低了约20%,今年上半年,平台上大约一半的直播运营岗位要求1—3年工作经验,可见企业招聘直播类岗位的硬性条件门槛提高。

《报告》显示,上述直播相关岗位,工作平均不到两年,就有六成人“跳槽”,不到一年时间就跳槽的人占比近三成,在一家公司工作时间超过两年的人占比只有15%。

尽管直播电商招聘、求职两头都非常热闹,但无论是MCN机构还是企业自播,都感觉优质电商主播普遍缺乏。

一方面是传统电商企业竞争日趋激烈,需要吸引更多的消费者,优质的电商主播成为企业获取顾客的有效手段;另一方面是年轻消费者需要个性化、真实感、互动感、体验式的购物体验,电商主播的品质直接影响他们的消费决策。

“电商直播并不是千篇一律的‘网红脸’,空洞虚假的‘喜欢的宝宝点关注’,毫无新意的同质化直播内容是无法吸引消费者停留的,更别说下单了。”上述MCN机构人士说。

以新东方的“东方甄选”为例,其爆火出圈并不是其销售的商品有很大“爆点”,而是主播“董老师”双语解说吸引了消费者。现在很多企业需要的也是这样有鲜明性格特点的主播,让商品的闪亮点通过直播呈现在消费者眼前。

为了达到这种效果,企业为直播人才支付了不菲的薪资。智联招聘数据显示,今年上半年直播相关岗位平均薪酬同比上涨约10%,平均薪资更是突破“万元大关”。

为了不落网红的“窠臼”,企业现在也愿意聘用应届生、内部员工等“新人”来从事直播工作。

“尽管很多应届生存在眼高手低、基本功弱等问题,但他们往往更有自己的想法,敢想敢试。”南阳一家艾草企业负责人秦女士说,由于企业会要求应届生从基础岗位做起,试错的成本较低,他们未来忠诚度也会更高。